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1分快3热点 > 列表

没有正经的兽设假文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9-03-01 13:19:23      来源:
"第一章:神秘的青色藏红花

  第一节⊙奇怪的兽

  

     几缕用发卷精心烫过的海蓝色发丝垂搭在一个青年嘴角附近那细嫩白皙的皮肤上,但他就像感觉不到似的继续手中的动作,不到一会儿那发丝便被他口中呼出的气流吹开了。皮靴下那坚硬的鞋跟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的脚步声虽然“哒哒”作响,但可以听出那青年的动作缓慢而平和,他时不时停下来,便能够听见翻阅图书那中特有的微微的沙沙声。

  “诶奇怪了这些书都没有记载……”

  青年清澈的血红色眼瞳被略长的睫毛遮盖着,微眯起眸子仔细搜寻陈旧泛黄的书页上书上每一处可能出现那个名称的地方,最后只到将这本书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后,只好无可奈何地将它扔到了刚刚翻阅过得如小山一样高的书堆。仔细观察那些七零八落的图书,那都是些关于药材名称或者神奇生物的图鉴。

  “这里明明是王国最最齐全的图书馆,却连青色藏红花的相关记载都没有。”

  那青年不满地皱起了眉毛,望了望了满是书的琥珀色木桌,由于年代的洗礼那原本光滑的桌面变得有些粗糙,被白蚁蛀掉的桌腿使整个桌子摇摇晃晃。随即青年便叹了口气,将这些他所整理出来的书再一本一本地放回书架上去,可书架突然发出的不堪负重般的“嘎吱嘎吱”响声把他吓得无心再去整理。

  皱着眉毛的青年用手十分随意扒拉了一下卷卷的海蓝色发丝,再次不甘心地放眼向一排一排如树枝一样斜着交错的书架望去。书架很漂亮,每一层花纹的样式也不同,打着旋开放的花朵被精心雕刻在书架的斜面上,镂空的地方镶嵌着佯装成碎玻璃似的半透明固体,而且还用亮晶晶的透明的不知名粉末粉刷了一遍。不足的是,由于时间的久远,书架有些部分已经破损,如鹿角样子的挂坠式装饰物的一半已经破碎掉,但依然可以依靠想象来猜想它当年那种辉煌的美丽。

  懒散地打了个哈欠,靠在图书馆的一角享用着从外面购买来的巧克力热饮,找不到青色藏红花的青年却又不愿意就这样立刻离开图书馆。

  今天图书馆的人异常的多,而且基本都集中在草药和植物的分区。很显然,他们的目的都和这个青年一样,寻找是青色藏红花的记载和相关的一些资料。在以往,这图书馆可以说是门可罗雀,人少到几乎没有开过门,而今天店主则是被顾客们逼着打开了书店的大门。

  

  很反常。

  

  就在最近的传言中,青色藏红花是一种很稀有的花朵,生长在极寒之地,只有达到绝对零度的时候才适合这种花的生长,但即使是冰元素属性的兽也承受不起这样的寒冷的温度,且极寒之地已被视作危险区域,彻底地封锁了起来,它已经整个从地图上抹除掉了,为的目的就是不让旅客接触冒险纵而不慎丢掉性命,没有公主殿下的命令是不可以擅自去寻找极寒之地的。而且如果去寻找,恐怕还没有找到便会被那样可怕的温度活活冻死,永远地留在极寒之地。

  但,奇怪的是这种传言中奇妙的花从来没有任何一本最精髓最齐全最准确的药草百科书上出现过它的踪影,即使是最陈旧的百年老书那泛黄的书页上也丝毫找不到任何关于青色藏红花的相关记载。它是否真的存在现在也无人知晓。

  只是——

  流言的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谜,不知道哪里是起始点,也不知道哪里是终结点。而且最近又传出公主殿下感染了罕见的病菌,且这种病只能由青色藏红花熬制成的汤药来医治公主的病情。传来传去,即便是假的,多少也会让人以为是真的。

  有谁不想讨好公主殿下呢?

  

  随意地将空掉的纸杯丢弃到地上,并用脚肆意地踩踏着,因找不到相关图书的青年将所有的怨念全都发泄到了这可怜的空纸杯上了,直到纸杯成为灰扑扑的薄片时他才肯罢手,随即就赌气般地抓起一本早他就翻过好几遍的神奇生物图鉴,眯着一双血色的双眸没有神采地随意翻看着。

  “请问你要买东西吗?”

  “……啊是,是的,有什么事吗?”

  突然冒出来的深蓝色皮毛的兽子吓得海蓝色发丝的青年一怔,然后急忙随便回应了几下,原本抓握着书脊的手指不受控制般地绕上了垂下来的卷卷的头发。最后由于心理作用心虚般地望着图书馆那有雕刻着交错的精致花纹的透光窗户,不做声了。

  兽揉搓着毛茸茸的双爪,如狐狸般的长耳朵微颤着,圆润的耳尖长着黑色的毛发,耳根下赫然长着一对如盘羊般卷曲的靑褐色龙角,脖子上挂着一个精致小巧的**晶挂坠,复杂的花纹足以让人啧啧称赞这雕刻师的技术之高明。六对蓝白相间的的小翅膀蜷在身后,随着兽的呼吸轻轻地颤抖着。一双眸子是那样透亮的青绿。但只可惜这双美丽眼瞳的主人过分害羞,双眼在说完话的一瞬间立刻瞥向了别处,透亮的绿只在青年的眼前停留的一瞬就去了别的地方。但是这样十分自然地让别人看上去她很不好意思的样子。那如龙尾似的布满青蓝色鳞片的尾巴甩在身后,尾尖那一簇柔软的半透明绒毛和兽子脖子周围的毛发一致轻柔,就如云彩烟雾那般缥缈透明。

  “我这里有青色藏红花的资料的。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我叫乌鸫……叫我鸫就可以!”

  兽似乎有些忸怩不安,不经意间尾巴挥到了太阳光照耀的地方,鳞片立刻便折射出耀眼的光到了那个名字为“乌鸫”青年的脸颊上。被光晃到了眼睛的乌鸫条件反射般地伸出手去揉眼睛。即使这样眼睛前还是冒出了一时半会无法去掉的光点,只好一个劲地眯着他那血红色的眸子,试图减弱那光点的过度猖狂。

  “啊啊十,十分抱歉……!”不料误伤了客户的兽慌乱地道歉,嘴一张一合,不少恳求原谅或者道歉的话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可以看出她十分窘迫。原本布满深蓝色绒毛的面孔就不容易让人看出脸红,可现在毛尖居然泛出两朵红云般的粉红色,以这样的状态判断这只兽差不多是害羞到恨不得找一个地板缝钻下去了。

  “没关系的……你真的有关于那东西的资料吗?”

  乌鸫望着这只深蓝色皮毛的兽,吞了吞口水,掌心在突然而来的惊吓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可无奈有人在,只好随意在棉质的白色的袖口上蹭上几下,就充当擦手了。虽然对方十分的害羞,但毕竟是兽,在各种方面多多少少都比他强上几倍。对于这只兽的突然冒出,对于乌鸫来说可以说是非常意外,明明图书馆里的人那么多,而且他在图书馆里待了那么长时间,却连它的影子也没看到,现在突然出现却偏偏只对他乌鸫一人推荐图书,如果要找客户的话随便就可以轻松寻找到的。

  “有的,在这里!”

  兽随即便从身后拿出的一个绣着漂亮翅膀的布制的茶色挎包,从图案的样式中可以看出这应该是自己用针线缝制的。兽用她带金色星星的手爪在里面摸索了一阵,很快掏出来一个不怎么好看的金色硬皮图鉴,书的四角分别用银色的金属包裹了起来。中央绘制了一朵被六芒星法阵所包环着的藏红花——只不过不是红色的,是青色的。而且还画蛇添足般的在书的上面撒了薄薄的一层银粉,使得整本书看起来像极了一本巫女用的神秘的魔法书。

  上面用白色的浆糊沾着碎花样子的紫色纸屑还算端正地写了“青色藏红花”五个大字。光从封面上的装饰来看,就能深深感受到一股幼稚的气息。那只兽兴奋地双爪呈在乌鸫的眼前,耳朵因用激动而有些夸张地剧烈抖动,同时她身后的翅膀也微微地张开了。乌鸫用手有些嫌弃地翻开硬皮书皮,开始阅读第一页。触碰到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粗糙的质感绝对不是什么质量好的牛皮,再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牛皮,而是一般纸的硬卡纸。书页纸是用蓝色的玫瑰花瓣做的,一股玫瑰那种特有的清香且略略有些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那上面用与标题同样儿童字体写着青色藏红花的功效和生长地,但怎么看都像是随意夸大了事实那样像小孩子才会做出的事情。

  “不是这真的是一本真的书吗?”

  才读了第一页就无心再读下去的乌鸫有些怀疑地抬起了他那颗像顶了一片海洋似的头颅,刚想要审视下那只兽的态度,不料却再也搜寻不到她的影子。瞪大了血红色的眸子奇怪地四处望着,希望可以寻找到些什么关于那只深蓝色皮毛兽的线索。

就,搬过来而已啦,看看有没有人看好了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